苋里

圈地自萌

突然有一个abo的脑洞,A信xB白的那种。。。等我整理一下。。。AB真是太好吃了

祝天下KY豹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梅林罗曼这对太好吃了噫呜呜他们两个太可爱了!!!!!!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跟我回家

呜呜呜这样的蓝蓝超可爱就很想

信白/问题/6


地下乐队主唱信X学生白

怂到不行的体育委员云X数学老师亮

信白年上云亮年下

突然修仙!


6

李白低头在自己书包里翻着早自修要用的课本,一旁的赵云不厌其烦的问自己昨天到底去哪里了,忽然在书包里抓到一张卡片,从来没见过,翻过来看到韩重言三个字的签名的时候忽然脸色一沉,抬起头对着旁边的赵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仿佛赵云就是那个让人恼火的红发青年。

赵云明显被瞪的有点懵逼。

“待会儿下课陪我去一趟楼下。”李白把卡片塞回书包里,内心把某个试图撩粉的偶像先生问候了一遍。

早自修一结束李白就催着赵云赶紧跟上,赵云想知道的答案也在妲己收到李白递过去的卡片忽然狂喜后明白。

“哥,你居然认识韩重言?我怎么不知道,表面上嫌弃,内心还是很诚实的嘛。”

李白黑着脸想从某个已经陷进自己的世界的少女怀里把胳膊拿出来,“刚好碰到的,谁喜欢这种傻……”

“恩??”

“谁喜欢这种小白脸。”

妲己嘿嘿笑着捏了捏自家哥哥别扭的脸颊,“哥谢谢啦不枉我昨天努力在爸妈面前给你说好话。”

赵云靠在走廊上看着这对兄妹内心有点好笑,另一方面又觉得有点惊讶,诸葛亮和小白竟然会认识那个韩重言。如果说小白只是偶尔碰到的,那诸葛亮和这个韩重言之间的关系又让他十分在意。

为什么一个老师会认识一个地下乐队的摇滚歌手,赵云无法把诸葛亮的气质和喧嚣的摇滚联系在一起。

正想着,就看到不远处从转角楼梯出来的诸葛亮,正往他们三人的方向前进。

诸葛亮是个很好看的人。

这是赵云对诸葛亮的第一印象。

看到帅气的数学老师不少路过的学生都回头看诸葛亮高高瘦瘦的背影,赵云望着诸葛亮心脏砰咚砰咚的跳着,仿佛就要从胸口炸开。然而诸葛亮并没有期待之中得走向他们,也没有将目光投向他们,而是在他们前面的一个教室前停下走了进去。

赵云能透过窗户看到青年嘴角的浅笑,这是诸葛亮作为老师对于学生的温柔。不过,在昨天的补习中,赵云并没有感受到这种来自师长的温柔,倒是被诸葛亮的严厉吓了一跳。

“你TM看谁呢。”后脑勺被重重的拍了一下,发小嫌弃无比的神情在视线里扩大。赵云收回目光摇了摇头,“没想到你还认识那个乐队的人。”

“我说了是刚好碰到的。”李白翻了白眼表示尔等凡人的愚蠢。

不过赵云也并没有拆李白的台,“你之前不是还说想揍他们一顿?”路过那个教室的时候赵云故意放慢了脚步,听到教室里诸葛亮清亮的声音忍不住弯了个嘴角,算了,顺其自然吧。

“赵云?”

“恩?”

赵云看到李白看着自己的嘴角明显的抽搐了下,“你笑的好恶心。”

“?????”


*

一天沉重烦人的课程终于在期待的放学铃声中结束,还没等讲台上的老师说下课,教室里就已经有很多学生按耐不住狂奔的心情开始疯狂往书包里塞东西。

“小白,今天一起回去?”赵云暗暗戳了戳同样在低头整东西的李白。

“不了,最近你都先走吧,我有事情。”

“和那个韩重言有关?”

李白的身体猛地弹起坐直,眨了眨眼睛不安的看着赵云,“不是,诸,诸葛亮找,找我补习呢。”然后在老师宣布下课的那一瞬间拎着书包飞快的冲出教室。

赵云看着李白狂奔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嫁女儿的心情。

他当然知道李白说的是骗他的。

青春期的男孩子好奇心总是无限的,被人敷衍的感觉并不好受,包括赵云。

前脚李白拔腿就跑,后脚赵云就拎着自己的书包踩着李白同样的路线跑着,和昨天一样跟着李白到了学校的后门口,前方原本靠在墙前的带着棒球帽的红发青年看到李白忽然笑嘻嘻的凑上去揽住李白的肩膀,换来李白带着滚开意味的一个白眼。

两个人闹着在赵云眼前消失,他看清楚了那个红发青年的样子,跟当日在酒吧里舞台上那个十分耀眼的偶像一模一样。这下就很有趣了。

“赵云同学,原来跟踪是你的爱好?”

“????”

突然在脑后响起的声音在赵云脑中炸开一朵云,局促的转身看到在夕阳中的青年,逐渐暗淡下去的金色在青年米色的外套上镀了一层浅浅的光,赵云的心脏仿佛被人敲着,一下又一下,将眼前的画面清清楚楚的记在脑中。

这个人,总是在他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带着惊喜不讲道理的冲撞进赵云的视线中。

“你刚刚都看到了?”

“恩。所以老师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你的意思是对李白很在意还是对韩信很感兴趣?”诸葛亮挑眉。

“小白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担心一下没什么问题吧。”赵云摸摸自己发烫的耳根。在眼中诸葛亮所有细微的变化都好看的要死。

诸葛亮并没有开口回答,而是绕过赵云向校门口前进,身后的少年紧张的喊了一声诸葛老师,明明是个一米八的大个子,怎么傻得跟小学生一样。叹了口气,“你不是说想补习数学?”

随后就看到少年的神情忽然放晴,在夕阳下闪闪发光,满足的像是得到了全世界的宝藏。


======

作为一个老年大学狗表示高中的时光实在是有点遥远了,想要找回很青春的感觉写这个故事但是发现越来越无力,果然还是脑洞不够大细胞被坑爹专业压榨的太过分了呀。

对于云亮其实我一直没定位好子龙的设定想写一个阳光健气傻乎乎的大男孩但是又发现自己写着写着就偏离了,无奈,真的是没有文笔呀。


 


信白/问题

地下乐队主唱信X学生白

怂到不行的体育委员云X数学老师亮

信白年上云亮年下

然后无趣的后续


5

李白是被饿醒的。

脑袋昏昏沉沉的醒过来头疼的感觉就像被人揍了一圈,抬手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清醒了一点才发现他并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整个人一下子就被震惊的完全清醒过来,蹭的坐起身发现自己旁边躺了个人,整个人埋在被窝里,只有一头醒目的红发散在被窝外面,告诉李白现在是在谁的家里。

窝/草,这TM也太诡异了吧。李白揉揉脑袋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但是所有的记忆都在自己喝完了服务员送上来的果汁以后就断片了,但是还有模模糊糊的情节,而且全都没有离开面前这头十分刺眼的红发。

“喂。”李白面色不悦的推推睡死的韩信,发现对方的反应只是裹紧被子然后转个身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睡个头啊,这是猪吗?

李白抬起脚,毫不留情的朝着青年的方向一用力。

噼里啪啦的声音炸开,顺便还带着来自某人吃痛的嚎叫声。

韩信捂着自己痛的不行的屁股,“子房,你叫人起床的方式越来越粗暴了。”梦游一样的开口,换来的是自己脸上被人狠狠的一掐,疼痛使人清醒,韩信眨了眨眼,才看清面前的少年,穿着他的T恤,脸色发黑。

脑壳痛。

韩信捂着屁股起身,把被子扔回床上,“你这小子真是过分。”一想到昨天把这个李白带回家之后经历的事情,韩信就忍不住想要捂脸对天嚎叫,天啊,为什么要让他这个直男经历这些。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还有我为什么在这里?”几乎没有喝醉以后的记忆的李白表示自己才是被吓到的那一个,醒过来忽然发现自己在陌生人家里,差点就想报警了好吗?

“你昨天喝醉了,你难道都不知道昨天自己喝的是酒吗?”

“不是你给我的果汁?难道你……”李白眯起双眼。

韩信赶紧举手投降状,“先说好,那不是我给你的,那个时候我在厕所。”韩信天真的以为少年在酒吧里喝醉以后睡死过去不会耍酒疯了,谁知道刚把这个人背回家里,韩信屁股还没在沙发坐热,就看到这个少年呜呜嗯嗯的醒过来之后就黏黏糊糊的抱着自己不松手,头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

这对于一个直男韩信来说,简直比对付耍酒疯的人还要恐怖。

没人告诉他这个李白喝醉以后还会撒娇,还会缠着人,还要亲他一口以后傻笑。韩信差点就相信李白暗恋他这个联想了。

以后还是不要给未成年人喝酒了。

“那你干嘛不把我送回家?”

“我说,你爸妈要是看到一个染着红头发的陌生男子深夜带着他们喝醉的儿子回家,我可能接下去就要被警察叔叔接走了。”

“……哦。”

李白忽然想不出来自己还有什么话要说,盯着韩信往衣柜走的背影,红发长发随意的松散着,和李白脑中模糊的红色重合,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耳根有点发烫,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对劲。

他觉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很明显韩信并不想和自己说。

“盯着我换衣服干嘛?”韩信换上干净的衬衫转头就看到身后的少年盯着自己明显在思考什么,听到他的声音少年显然是被吓得回过神,看到韩信的目光少年明显是被震惊,眼睛睁大了随后爆了个粗口懊恼的拉开门走出去。

啊?

韩信不是很理解现在的高中生。

视力极好的他敏锐的捕捉到少年发红的耳根,心里想着这小子是不是想起来昨天干了什么糊涂事情,手指却鬼使神差的在自己脸颊上昨天被李白亲过的地方摩擦了下,笑了一声也出了房间。

正好李白从卫生间里出来,换上了原来的校服,可能是因为发现自己昨天身上穿的衣服被换掉了脸色有点尴尬,别扭的问韩信有没有多余的洗漱品。

“柜子上红色的牙杯是我的,我去给你拿新的牙刷,至于毛巾,你可以用我的。”

“喂!”李白明显对韩信的安排很是惊讶。

韩信无奈的耸肩,表示除了牙刷以外没有多余的牙杯和毛巾了,反正你也不是没用过。

李白接过新的牙刷,拿下韩信的牙杯的时候心里那种怪异感越来越重,这种好像跟别人同居的感觉让李白不是很舒服。他并不是没有在别人家住过,只是韩信给他的感觉太怪异,明明两个人才认识不到两天。李白瞥眼看了看在镜子前和自己并肩站着的正在梳头发的青年,青年没有错过李白的视线对着镜子里的李白挑了下眉,李白赶紧翻了个白眼别过视线。

韩信心里好笑的放下梳子,拿起李白刚用过的牙杯,却看到身边的少年盯着自己,开头想要说什么,但是又说不出口。“怎么了?都是大老爷们,你别扭个啥?”反正你昨天抱都抱了,亲了亲了。

韩信虽然不太能接受李白这个耍酒疯的方式,但是现在想想与其说是耍酒疯,更不如像是一只撒娇的猫,粘着主人要奖励。

李白睁大了眼看着坦然的韩信,他刚刚其实想说,这算是……间接?草,自己在想什么,是不是被妲己荼毒的太厉害了。

两人各怀鬼胎的收拾完了自己,李白最后在校门口从韩信的机车上下来,听见韩信说放学来接他训练,耳根有点发红的恩了一声,直到在自己发小惊讶的目光下在位子上坐下才反应过来,恩????自己刚刚什么反应??

 


突然想吃ab设定的信白或者云亮呀呜呜呜ab真带感QAQ想想作为A的韩跳跳压着气势不输A的beta白说我要上/你感觉浑身都在颤抖

信白/问题(这是想好的题目但是不会点题的)

设定是地下摇滚乐队主唱信X学生白

          怂体育委员云X人前温和人后高冷数学老师亮

信白年上云亮年下年龄差5岁以上,不吃的请注意


4


李白喝醉了。还是一醉不省人事的那种,直接趴在吧台上就闭着眼睛睡死过去。这倒是把旁边的韩信等人给吓了一跳,刘邦拿起李白喝过的杯子闻了闻,“好小子,你居然给未成年人喝酒,报警了啊。”


“我没有。”韩信表示很无辜。他明明说好了是请李白喝果汁的,怎么会变成酒的?夺过刘邦手里的杯子,闻了闻,“水果酒?也不是很烈啊,怎么就喝醉了?”


“我说你这傻得哪天女朋友被人下药都不知道,这小子喝的哪是水果酒,分明是混了烈性鸡尾酒的果汁。”刘邦在韩信一脸错愕的表情下耸了耸肩。“其实刚刚你去厕所的时候,这是有人给小白点的。”


“你TM怎么不拦着啊,我还跟他说这酒吧刘备开的没问题没人对他动手动脚的。”


“你看他那个样子,想不让人对他动手动脚都难啊。再说了,你没看见这小子看到我就呲牙咧嘴的样子能听我说话?”


“哪个人给他送的以后让刘备闭门谢客。”韩信不悦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但是并没有发现有人鬼鬼祟祟的往他们这里看,转眼看着李白的样子,方才他们在休息室里谈话貂蝉突然竟然看到李白,说什么也要给李白化妆还让李白换上自己以前还是个不良少年的时候的衣服,黑色的背心松松垮垮的挂在少年身上,系进被洗的发白的牛仔裤里,貂蝉给李白画了很浓的眼线,稍长的头发被炸成一个小辫子,细碎的散发被小扣子扣着,露出李白的让韩信都觉得确实很好看的脸。


“待会儿亮亮来了我要怎么解释啊。”韩信还没忘记李白现在是诸葛亮的学生。


“这个啊,亮亮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有事。”


“那这个怎么解决啊,总不能让他睡酒吧里吧。”

刘邦划着手机,朝着韩信十分荡漾的一笑,“今天我和子房出门晚上不回去,这小子你带回去躺着吧,估计这么送回去他爸妈就该报警抓你了。”


“妈的基佬。”


韩信对着秀恩爱的某人投去鄙视的目光,顺便不爽的比了个中指。

 

*

“请问这位同学?你一直跟着我有什么事情?”


赵云坐在诸葛亮隔壁的桌子前埋头吃着碗里的咖喱,冷不丁被身后耳熟的声音吓了一跳。


“诸,诸葛老师?”


身后的青年看着被吓得整个人差点从凳子上弹起来的赵云觉得有点好笑地在少年对面坐下,“我记得你是李白的朋友?叫赵?”


“赵云。”赵云涨红了脸。


“赵云同学,你能说一下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诸葛亮带着李白走出学校的时候就发现了,他并不喜欢这种被人盯着后背的感觉。何况这个赵云还是个大高个,他稍稍转头就能看到了。不知道跟踪老师是不是最近高中生无聊的爱好,但是能做出这么智障的事情,他真不想承认自己就是这个学生的老师。


赵云低头不敢看头顶冷冰冰的目光,不停的用勺子戳着碗里的牛肉。说起来,他原来以为这个新老师就像上课的时候那样温和有礼,现在忽然看他这么高冷,赵云表示有点害怕。


为什么跟踪诸葛亮?赵云其实自己也不能说清楚,大概是第一次在教室里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心脏就跟列车脱了轨一般的想要冲出胸膛。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人?并不是,小白也长得很好看,但是赵云并不会有这种心脏咚咚的感觉。赵云没有谈过恋爱,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小白说的那样喜欢诸葛亮,但是就是控制不住对这个人的好奇心。但是顶着这样的目光,赵云完全没办法开口说这些。


“我只是……”赵云对上诸葛亮的目光,感觉自己从头凉到脚,“诸葛老师,我就是想请你给我辅导一下数学。”


“哦?”诸葛亮有点意外,“那也用不着跟踪啊。”


“……”


诸葛亮的声音很好听,虽然语气冰冷让赵云感觉自己被丢到了地球极端的感觉,但是还是忍不住盯着青年开口的唇,赵云想起了夏天吃的冰淇淋,不自觉咽了口口水舔舔自己的干燥的嘴巴。却没想到对方忽然竖起眉头看着自己似乎很是愤怒。


“我看你,赵云同学,需要好好清醒一下脑子。”


“我不是我没有,”赵云立刻坐直了身体,脑袋空白,“只是诸葛老师长得太好看了。”


!!!!


赵云一慌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看着诸葛亮的脸色发黑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想掐死自己却看到诸葛亮忽然黑着脸起身,慌忙起身跟上去,“老,老师?”


“跟智商低的人就是没办法交流。”诸葛亮头疼的捏了捏眉心,他也不能怪赵云,确实因为刚刚赵云盯着自己舔唇的原因让自己的心情不爽,但是少年耿直的样子也让他没办法在人群面前发火,“吃完了没,你刚刚不是说要辅导数学?”


“哦哦哦哦哦。”


诸葛亮看着手忙脚乱的赵云再一次想起了自己常对子房吐槽的智商太低会传染的话,他看得出来这个少年对自己有那么些心思,很正常,他遇到过很多因为自己的长相想要靠近自己的男人,希望这个少年只是一时头脑发热,三分钟热度而已。



自产粮食给自己吃的感觉太棒了虽然不好吃但是感觉还是很满足_(:з」∠)_想让信白怎么互动就怎么来的感觉不能太好了就是文笔渣的一塌糊涂不知道多写写能不能磨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