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生

我贼喜欢韩信

韩信x李白好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日街头霸王好帅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抽不到韩信
≥﹏≤
还有如果有人还记得我别问我更新是啥
我已经半A剑三了

您的仇人百里屠苏已上线07

07
哎好久没更新思绪有点混乱了,写写游戏的吧。其实赛季末我好久没上了沉迷lol。
还有这里补充一下,兰兰的花哥id就是方兰生ww
还有求粗长的小伙伴我一定会努力越写越长的

方兰生站在成都的广都镇口发呆,脑袋里还在想着晚上的事情。现在想起来都觉的很不可思议,比如那个福利院叫做天墉福利院,而韩云溪的帮会刚好就叫做天墉城,他一直以为在福利院中真的会有个韩云溪在等自己,但是最后看到的确实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在福利院中的是自己绝对不想看到的人——百里屠苏,以及自己的理想型襄铃。他大概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百里屠苏和襄铃的青梅竹马居然是这样的。

  密聊响起的声音叮的打断了方兰生的思绪,密聊当然是来自于他的好道长韩云溪——“大战?”

  “恩,好啊。”  方兰生头次没有叽叽歪歪的拒绝半天,很干脆的就进了组,接了大战的任务就神行到了千岛湖的副本门口。韩云溪在门口喊着大战来DPS2等3有奶妈,方兰生很容易的就在人群中焦点到了这个剑纯,盯着天墉城三个字发呆,他是真的很想问这个人是不是在现实中与那个天墉福利院有关系。可是天下那么大,巧合那么多,说不定这个韩云溪和天墉福利院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毕竟在剑三里很多的区服中也有很多名字一样的帮会。  

“进本了。”焦点的连接线忽然变成了互相的红色,方兰生忽然觉得脸颊有点发烫,不自觉的就在团队里打字——韩云溪。  

“恩?” 
 
“……”方兰生手放在键盘上有点无语。“没什么没什么,进本吧。快点打完现在很晚了。”
  
“恩。”  方兰生其实已经习惯了韩云溪的回答方式,可现在,真的不是他多想,有了今天在生日宴会上的巧合,他好像总能够透过这个道长的3D人物看到的背后的人。和百里屠苏有点像。

  “诶诶诶,道长和花哥是情缘缘吗ww”团队里的叽萝忽然兴致勃勃的开始八卦起来,“哇哇哇,活的羊花官配耶!花哥哥你是妖吗?” 

 “……”???方兰生被问得一脸懵逼,老有人说他和韩云溪是情缘就算了吧,怎么还有人开始怀疑自己是妖号了?

“不是。我是真花哥。和这个死剑纯不是情缘。不搞基谢谢。”方兰生在团队里刷了个清新,又看到叽萝说道——  “诶,怎么可能嘛,十个花哥九个妖,还有一个是基佬。这可是基三里绝对不会变的真理!花哥哥你别害羞嘛。”  

“诶,你看道长都没有说话ww” 

 “是哦,花哥都喊死剑纯,关系肯定很好嘻嘻。”队里的军娘忽然插进来。  

方兰生:????  

卧槽?这个游戏里的腐女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多啊,怎么看谁都是基佬。本少爷可是绝对的直男啊,“韩云溪,你卡了啊!” 

 “恩?死剑纯?”道长表示很不开心。

  “额……”方兰生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他是不死刚刚没注意说错了话嘤嘤嘤。还真的是不好惹啊!他怎么能忘了这个臭道士还没有把自己的仇杀给删了。都怪这个叽萝起哄。“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韩云溪你不是基佬啊!”但是那个道长似乎不准备理会他们很没有营养的对话,在boss面前开始落气场。毕竟,韩云溪韩大侠,一个操作十分犀利走位十分风骚的太虚备胎,啊不,太虚剑意,虽然带着自己这个小白玩游戏,但是大神的风范和气度还是要有的,怎么能跟着他们自己几个胡闹呢?可是韩云溪,你真的不是基佬啊,说个不字会把键盘敲炸吗?方兰生虽然是个刚刚入坑的小白,但是这几天在我们韩大侠的亲自带领下,大战副本里奶人还是很不错的。一场大战下来的气氛很轻松,军娘和叽萝嘻嘻哈哈的调戏着方兰生,队里的另一个炮哥没说什么话,但是从操作看起来打的也是十分轻松。  

忽然密聊就响起来了,还是来自于韩云溪:“方兰生,这个唐门跟我求情缘了。”  

方兰生:“??????哪个炮哥?”  “不会是我们队里这个炮哥吧!卧槽基佬啊?”  

“啊不对,现在玩剑三的妖炮哥一抓一大把,说不定是个妹子!可以啊韩云溪,打个大战都有人求情缘。”  

方兰生把视线焦点到站在李复面前的炮哥,破军白发还有披风,是平常那种帮会里女玩家们总是花痴的那种炮哥,炮哥的焦点自然是我们的好道长韩云溪。然后又看了看韩云溪,才发现他和韩云溪之间的焦点线是红色的。  

额……方兰生不知怎么有点脸热,刷了个清新来缓解下尴尬。这个韩云溪。  

“我拒绝了。”过了很久,韩云溪才回复。

他们之间的焦点线依旧是红色的。方兰生尴尬的移开焦点。臭剑纯,跟他说这个干嘛,跟你关系又不是很好。而且就算你们两个变成情缘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啊,“哦,干嘛拒绝啊,有个情缘多好啊!”方兰生啪啪啪的打字,差点把室友延枚吵醒。  

“方兰生,你也要吗?”  

“什么啊?”  

“情缘。”

  “……”方兰生按技能的手忽然僵住。这对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看到韩云溪上前挡风,方兰生还是赶紧按了个春泥给他,然后就懵逼的盯着这个剑纯继续打小怪。忽然一瞬间,他看到韩云溪看了自己,然后又迅速的转移到了其他人身上。方兰生心口忽然一炸。  

卧槽,他妈的。  啪的合上了电脑。  这什么和什么啊。这个韩云溪是不是被人盗号了?要不是看那个爆炸一样的dps,他还真是觉得韩云溪被盗号了。他不喜欢这种被盯着的感觉。就像是,就像是在今晚的生日宴会上他忽然看到那个百里屠苏一直看着自己一样。起初他以为百里屠苏是在看自己旁边的襄铃,但是后来襄铃走远了以后百里屠苏的目光也没有离开过。他不喜欢百里屠苏目光里的审视,就像是被监视起来的感觉。  

“哎,我的大少爷啊,你玩游戏就玩,这又是咋了啊?”被吵醒的延枚表示很委屈。  

“睡你的死基佬!”方兰生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忽然想到以前延枚和他讲的——我觉得啊,百里屠苏绝对是个基佬。  

他现在觉得 啊,他碰到的好像,不是女的,就是基佬。

您的仇人“百里屠苏”已上线

06
方兰生敲了敲百里屠苏寝室的门,开门的并不是自己的班长而是个陌生的男人,人很高大,眉清目秀的,就是表情有点刻板看上去有点凶。
“你是……”
“我,我来找木……我们班长。”方兰生在对方的气场下忽然有点心虚,男人侧开身子让方兰生进去。
百里屠苏似乎是和大四的学长混寝,后来学长因为实习和考研搬出去了,现在只有百里屠苏一个人住,但是收拾的很干净,东西不多整体看起来很简洁,和那些阿姨口中的模范寝室很像。
百里屠苏的桌子上摆了一大堆的零食和水果,桌前放了两张椅子,显然是为那个男人准备的。百里屠苏靠在椅子上打手游,这让方兰生有点吃惊,他原来以为自己的好班长是荤腥不沾清心寡欲没想到还会玩手游。看到方兰生过来也是有点诧异。
“我来报名。”方兰生有点莫名其妙的尴尬。
百里屠苏盯着他看了几秒,从书架上抽出一个文件夹,翻了几页递给方兰生。
“1500?”百里屠苏盯着方兰生握着笔的手,棱骨分明,眉头微微皱起。“你别看不起我啊。别以为我不高就锻炼了。我们家都是晚发育,我以后还会长高的。就算一千五我跑不过别人咋了一分也是分啊……”
百里屠苏合上文件夹,“吵死了。”
“你!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抬头看炸毛的小少爷,秀眉拧着,脸上红扑扑的,“你别看不起人。”
小少爷大概是发觉现在还有其他人不好发作脾气,硬是吞下了一肚子骂百里屠苏的话噔噔噔的走了。
百里屠苏重新靠在椅子上,关了手游,在自己师兄一脸探究的目光下耳朵微微有点发红。“师兄,我们走罢,不然阿雪他们在楼下该等急了。”
“屠苏你……”男人倒是对百里屠苏刚刚调戏小少爷的态度吃了一惊,“走吧,今天老师生日,时间也不早了。”
“恩。”百里屠苏接过男人手里送过来的西装。
再说另一边我们一肚子气的方小少爷,砰的打开了自己寝室的门,声音很重,倒是把寝室里看书的延枚小朋友吓了一跳,“诶哟,我的小少爷啊这又是从哪闹回来了啊?”
“延枚我跟你讲百里屠苏要气死我。”方兰生在椅子上一屁股坐下,灌了好几口茶。他发现他就不能和百里屠苏讲话。
“我的少爷,你手机响了。”
方兰生在听到提示才从口袋里急忙掏出手机--来电显示3--二姐……?????!!!!!
卧槽!
死定了。
“方兰生你干嘛去了老娘给你打了半天你居然敢无视?”
才按下接听键就被自家二姐的咆哮声淹没,方兰生拉远手机摸了摸耳朵,恩,有点痛,“二姐,啥事啊?”
“啥事?我之前和你说的你都忘了啊?”
……
方兰生沉默了一阵,可算给想起来了。今天是那个什么紫胤什么福利院院长的生日来着,二姐说了要带自己过去参加。

您的仇人“百里屠苏”已上线

哇家里停电了_(:з」∠)_好无聊跑过来更新٩( 'ω' )و

04
方兰生是个新手花奶,遇到别人集火就吓的早早交了所有的技能。正当自己看着所有正在冷却的技能和在丝绸之路的沙漠上摩擦的花哥发呆的时候,一个无敌落在脚下。
而插件告诉自己——韩云溪·镇山河。
方兰生惊讶的把自己的焦点聚集在那个读条中的气纯身上。
怎么办,为什么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帅?
原来是为了我切了气纯的啊。
方兰生忽然有种心脏被击中的感觉。果然纯阳宫的渣男名不虚传,撩妹子很有一套。
等等????我才不是妹子!!!
方兰生呸呸呸了几下,锤了锤自己的脑壳,不就是个渣男气纯给你下了个无敌嘛,谁知道他在战场给多少人下过,有什么好少女心的!而且自己可是男的啊!自己可是男的啊!!!!
“发什么呆?还不给自己加血?”——韩云溪
“哦……”方兰生爬起来,给自己挂了个握针,然后慢腾腾的开始读条局针,刚好这个时候自己的CD是一轮好了,趁着无敌还在的时间给自己攒了个行气血,然后给自己的好队友韩云溪挂了握针读了个长针加满血。
“技能不要交这么快,不要跑到人群外面去,这样很容易被焦点打的。”对方继续给自己打字。
卧槽,这位少侠,你到底是在战场打架啊还是在跟我打字聊天啊。不过这个人的实力方兰生多多少少是有点了解了,能够一边打字一般打人,估计是个很犀利的大神,起码手速很快。
但那又怎么样,反正出了战场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仇人!本少爷总有一天能够变成吊打他的食人花。
“嘿嘿嘿~臭剑纯!你等着!”想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噫!方兰生!你能不能不要笑的这么猥琐!”对铺正在学习中的好室友延枚表示对方兰生痴汉一样的笑声感到一阵恶心。
“我才没有!”
“怎么,在游戏里碰到你那个小鸟依人的梦中情人了?”
“没有!怎么可能!”方兰生噼里啪啦的打着键盘操作自己的花哥急急忙忙的反驳,看着在一堆人里游刃有余的韩云溪忽然觉得有点莫名的心虚,脸颊微微发烫。
卧槽方兰生,你对这个大屁股羊有什么好脸红的,你又不是基佬。“不就是个纯阳宫渣男吗,怎么能跟自己的襄铃比?”
“哦哦哦?谁跟襄铃比?”室友表示很好奇,“纯阳宫渣男?听上去是个男的啊,怎么,你这样是弯了?”
“我呸呸呸!本少爷才不是基佬!不要因为你跟你哥有那啥那啥就以为所有人都是基佬啊!”方兰生心里发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跳越来越快。
“好了好了!大少爷你继续打你的游戏!我就不调侃你了。”
那边的韩云溪确实不知道这边的激烈复杂的心里路程,“跟我去北点。这里自己团队的人太多了,可能会被别人偷点。”说着韩少侠就冲出人群迅速脱了战大轻功向着北点飞去,快落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队友并没有跟上来,“方兰生?过来。”发了个疑问,自己打坐回复气力值。
而那边的方兰生也是够呛,刚刚听了韩云溪的话偷偷跑出去好不容易脱了战,结果背后有个天策骑着马就上来就对着自己断魂刺破重围,秒掉自己大半管血,方兰生急急忙忙的按了星楼跑路,又看到韩云溪的催促,心里也是感到无力,诶嘛号小是非多,给自己挂上春泥,一边扛着伤害一边打字——“救我!”
不过一会儿,就有个白衣道人降落自己面前,就像第一次碰到这个纯阳一样,脚下铺了生太极。方兰生突然有点发懵。
自己当初玩这个游戏是因为自己喜欢的女生襄铃也喜欢玩这个游戏,为了和自己的心上人能有共同话题从而更近一步自己才入了坑,虽然不知道心上人的全服帮会和游戏ID,但是方兰生还是相信自己能够让襄铃多看自己一眼。
可是现在,方兰生入了坑,没有意料之外的靠缘分碰到了自己的心上人,也没有因为这个共同话题和襄铃搭上话,反而被一个仇杀自己的道人弄得有点心情复杂。甚至有点心跳加快。甚至觉得这个纯阳,十分帅气。
方兰生就是这样脑袋放着半空的状态结束了这个战场,战场的结束很漂亮,五辆镖车一起到达运送点,方兰生感叹着哇这就赢了啊一边点了传送出战场。
出来的自己仍旧在成都战场区门口,身边依旧是这个蓝名道长韩云溪。
“韩云溪,我问你,你怎么突然想到要带我打战场?”
“……”
“???”
“……师尊要求的。”
言下之意,就是被人强迫的,并非是自愿的。可这个师尊又是谁?是他的师傅吗?为什么要要求韩云溪来带自己,难道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对面天墉城觉得理亏要补偿自己?可是听自己帮会的人感觉这个天墉城帮会的人也并非是什么特别善良的人啊,感觉又是少恭嘴炮的力量。
少恭是自己发小,是见不得自己被欺负的,从小就像自己的亲生哥哥似的照顾自己,别说少恭玩游戏的水平了,光是靠少恭的一张嘴和心賍程度都能对上千军万马的感觉。
“那打完战场,就没事了吧。我去日常了!”方兰生刚要点退出团队,就收到了对面的密聊——“一起。”
“????”卧槽。少恭这不会是,把人说成自己的保姆了吧。

05
韩云溪韩大侠反常且十分“温柔”的表现持续了好几天,每天带着方兰生打战场大战,黑戈壁跟矿车双骑带他,跑商又保驾护航。
方兰生有点吃不消了。
这怎么感觉,有点像是,别人口中的情缘?
情缘?我呸呸呸,本少爷才不是基佬!
于是在接下去几天里,方兰生不管是在哪里,只要看到那个“您的仇人‘韩云溪’已上线”的系统提示,方兰生就急急忙忙的下线,诶嘛这也太恐怖了。
他才不想和这个臭道士绑定日常。
要说绑定,也不该是仇人啊,好歹也是自己好友列表里的哪一个妹子。
关了电脑的方兰生松了口气,仿佛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了地,最近和那个韩云溪呆的久了,虽然自己的装备提升的很快,可是和那个韩云溪呆一起的时候心里也越来越紧张。
忽然自己的手机屏幕开始不停地闪烁,方兰生靠在椅子上无聊的翻着聊天记录,大致就是他们的班长百里屠苏说学校的运动会要到了,让班里的每个人都好好想一想自己擅长什么项目然后报上去,方兰生看了看自己弱鸡似的身材,回到——什么都不会。
然而让自己头疼的就来了。他的梦中情人,小鸟依人的襄铃,是自己班上的女生,很可爱,声音也很甜,方兰生每次看到她都有种看到小狐仙的那种感觉。但是自己心中的小仙女,喜欢的是他们不食人间烟火的木头脸班长百里屠苏。小女生单纯的心思不懂得掩藏,整天跟在百里屠苏后面屠苏哥哥屠苏哥哥的叫,喜欢百里屠苏的事情几乎班级里的每个人都知道,班上也有人会偶尔开两个人的玩笑,但是都被百里屠苏不咸不淡的态度避开了,不对,应该是,婉拒了。
而为什么襄铃会叫百里屠苏叫屠苏哥哥,而是因为两个人从小就是邻居,有那么点青梅竹马的感觉吧,小时候就习惯了这么叫,长大了也难改口了,虽然叫出来是有点不太好意思,但是女中豪杰襄铃怎么能在乎这种小事情,何况自己还有很多情敌。
方兰生才刚刚发了一条消息,下面襄铃的消息出现了——屠苏哥哥那么厉害,肯定什么都会。呆瓜你这么笨,就不要来拖累屠苏哥哥了。
???WTF?我参加好歹也能说是为班级贡献分数吧,虽然可能只有一分,但是一分也是分啊!怎么可以这么看不起自己!
不能,在谁面前自己的面子都可以丢,襄铃和百里屠苏面前不能,连忙急吼吼的回复——谁,谁说我会拖班级后腿了,参加就参加!
——哦哟,我们的小少爷发话了。
——啧啧,这个酸味。
——班长,有人挑战你啊!
——恩,那方兰生你待会儿私我。
百里屠苏给的反应到是很平淡,对自己的挑衅丝毫不在意。
方兰生对百丽屠苏可以说是——很讨厌。
不光光是是因为个人能够得到自己的心上人襄铃的青睐,还有是因为这个人总是有点有形无形的针对自己,这不是方兰生的自恋,而是真的。不管什么时候百里屠苏总要冷着脸说自己很吵,更加过分的时候只要有什么麻烦的事情,百里屠苏就一定会找自己,而那个冷面的态度又给方兰生一种高高在上看不起自己的感觉,还喜欢呛自己。你说这种人讨不讨厌!
更可怕的是自己的室友延枚——我说大少爷,我跟你讲,就冲百里屠苏那个态度,我赌五毛钱,这傲娇是看上你了。
这是延枚在开学不久的时候说的,那个时候方兰生还不知道延枚是个同性恋而且还是被自己哥哥压的那一个,方兰生就当这人说话放屁,没放在心上,后来知道了延枚的事情,越来越细思极恐,但是也不敢把这个人的话当真,但是对这个百里屠苏心里倒真的有了个芥蒂。
你说百里屠苏这个人,长得帅,学习好,体育也好,除了对自己以外的人都很有风度,虽然脸上总是面无表情但是态度很有礼貌,可是在系里获得了不少女生的芳心,你说这种人,怎么可能是基佬,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游戏里,那个韩云溪,总是和自己一起做日常,经常有女号会密自己——那个,花哥,你是这个道长[韩云溪]的的情缘吗?
所以方兰生才会有像现在这样有意躲着韩云溪,这种被人当做是基佬的感觉很尴尬,而且,像韩云溪这么受欢迎的人,肯定是有情缘的人。方兰生也是看818的人,当然,为了自己的名声和人身安全,要离这个仇人远一点。

您的仇人“百里屠苏”已上线03

很短小。脑洞已经被高力士困在天泣林里。塞满了扇子。没有扇子的非洲黑鬼哭唧唧。

方兰生是真的第一次进入战场,韩云溪连给他连续发了好几条密聊——
“待会儿开始以后跟我去南6那个点。”
“盯着别人开旗打断。”
“你会打断吗?”
“厥阴指,奇穴里有。”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
“那就好。”
方兰生噼里啪啦的开始打字回复,“虽然我刚开始玩万花,但是我还是知道自己什么奇穴有什么用的,我刚刚去看那个战场的机制,我一定紧跟在你后面,大侠你放”
“……不是吧!”
“心。”
“闭嘴。”
哼。方兰生给团队刷了个清新,找到厥阴指这个奇穴洗出来,把目标移到那个纯阳身上,做了个呸呸呸的鬼脸,竟然还嫌我吵?
这种人脾气怎么那么差啊。刚刚看到那两个闭嘴就像是听到自己班长不耐烦的抱怨——方兰生,你闭嘴。
哦。
战场倒计时结束,方兰生听韩云溪的话直接飞到了南点,看到系统提示了一句——
“韩云溪开启一个据点。”
然后看到纯阳在打坐,方兰生也学着坐下,看着头顶的提示,“我方据点已被对方占领。”“中立区已被我方占领”……又把目标切到纯阳身上,才发现韩云溪切了气纯的心法,咦,他竟然是双修吗,怎么剑纯和气纯都一样大,“你怎么切……”
才刚刚在对话框里打了四个字,就有一只黄鸡从天而降,一个鹤归砸在自己旁边,方兰生赶紧起来按了个星楼,然后就发现这个黄鸡一直追着自己,星楼结束了,吃了个醉月,方兰生只顾着跑路,没想到读局针攒行气血,然后黄鸡又是一个霞流把自己的握针驱散了,生气!!!!但是忽然发现这个黄鸡好像也不是这么容易打自己,看到脚下忽然插了个生太极——“你的水月呢?”
啊??水月?哦哦哦哦哦哦,收到提示的方兰生赶紧按了个水月读了个长针回了大半血,然后顺手给韩云溪挂上握针。
又来了几个红名,都盯着方兰生打,但是他们这边也是不缺人,方兰生虽然是被打的在地上滚来滚去,但也有奶妈一直关爱自己,人有来的越来越多的趋势,方兰生从来没见过这么混乱的打架,忽然有点找不到自己的花哥被踢皮球似的踢到了哪里,只看到自己的血条一直在下降。
我的妈,果然,我就是只能被对面按在地上狂揍。
在方兰生还剩下一千多血准备狗带的时候周围多了个气场,插件提示自己——韩云溪.镇山河。
卧槽。镇山河。
方兰生看到那个击杀喊话在战场频道刷成诗的气纯,心跳忽然有点加快。有种一口大气上不来的感觉。卧槽。
他怎么忽然觉得,这个纯阳,有点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有扇子啊高力士不给我扇子我干什么都没有动力

您的仇人“百里屠苏”已上线02

方兰生蹲在成都的战场门口,时不时就点下战场接引人。作为一个95年代刚刚入坑的小白,从来 没有打过战场,而且他现在也才只有一身720混搭820首饰的装备,也根本不敢进战场。
忽然自己 的好友频道响了一声——方兰生看了看系统提示——您的仇人“韩云溪”已上线。
然后他就看到自己面前——站了一个穿了一身破军校服的红名道长。
啧。头疼。
这还是从那天以后他第一次看到这个道长,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个道长。
一身破军,背着一把皇宫拓印的轻剑,眉心点了朱砂色的痣——恩,很丑。这颗朱砂让方兰生想到了自己的木头脸班长——百里屠苏。果然讨厌的人都有相像的地方吗?
方兰生的焦点是韩云溪,对面的道长也将焦点变成了方兰生。韩云溪身上除了属于纯阳的蛋壳以外还绕了一层黑气,方兰生看到了道长头像下面的怨念的buff,还有半个小时。
哼,敢惹本少爷。
不过让方兰生奇怪的是这个韩云溪并没有像上次那样一言不合就打他,反倒是丢了个组队过来。
“韩云溪邀请您组队。”
??????
方兰生整个人僵在电脑面前,自己……是不是……遇到了鬼网三?
“你是不是点仇杀点成了组队?”方兰生密过去。看着面前的道长在人来人往的战场区跳来跳去。
“……”说着又看到对面丢了个组队过来。
“喂喂喂!你到底想干嘛?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战场。”对方的回答很简单。
方兰生的脑内却在天雷滚滚。
大兄弟,这又是哪一出?难,难道是上次少恭他们跟天墉城协商的时候达成了什么关于自己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说来也巧,上次本来少恭想要带着自己去对面天墉城讨说法的时候自己偏偏忙成狗,那个木头脸班长忽然就说要交前几个月的思想汇报,然而作为一个并不喜欢写这些假惺惺的东西的方大少爷,当然是一口气需要补上三四篇,本来想跟木头脸班长拖个时间,结果对面果断的只给了他两个字——不行。
玛德死木头脸,臭百里屠苏。
方兰生埋头苦干写思想汇报的时候恨不得把那个木头脸班长骂了个遍。
自然方兰生也就没空跟着少恭去外交了。但是后来少恭说已经解决好的时候方兰生也就没有再去想那件事情。
哪想到,会这么巧。
而且看这个韩云溪今天反常的表现,那天协商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为什么少恭没有跟他讲。
“接受。”对面又密了过来。
“你不会是……要带我去打战场吧?”
“恩。”对方的回答很正常。
方兰生犹豫了下,还是选择了接受。然后看到这个道长去排了队。
今天的战场是比较折磨人的丝绸之路。
方兰生之前有偷偷查过关于丝绸之路的机制,然而在看到帖子的洒洒洋洋的文字,方兰生并没有看懂楼主写的是什么,什么叫做先抢下哪几个点运镖银什么奶妈去护车,方兰生完全没有能力去想象这个战场的场景是怎么样的。
“跟好我。”
“哦。”看到面前道长忽然消失,方兰生也点了进去。
方兰生很紧张。他完全不敢想象自己一个小白又穿着一身垃圾装备去打散排战场的下场。应该是不停地被人揍翻在地上吧。然后像那天在茶馆里一样,被这个韩云溪打到起不来。
这个韩云溪到底要干什么?
还是去问问少恭吧。
虽然这个韩云溪今天对他是意料之外的友好,但是方兰生心里还是有点害怕这个纯阳,说不定什么时候惹他不高兴了这个纯阳就拔剑三下两下就把自己撂地上了呢?
哼,虽然现在本少爷是花奶,但是等以后本少爷变成大花间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韩云溪按在地上爆玉石,让你这个臭剑纯拍我八荒!

苏兰竹马脑洞

有个苏兰竹马竹马的脑洞。苏苏是天墉书院夫子紫胤从南疆捡回来的孩子,兰生依旧是方家大户的小少爷。兰生第一天去书院上课就跟苏苏吵起来啥的(๑•́ω•̀๑)就是竹马竹马温馨平淡的那种。w没有文力哭唧唧

您的仇人“百里屠苏”已上线1

ooc临时脑洞产物渣文笔剑三设定

方兰生入坑剑网三的时候这个游戏刚刚开了95年代,满级的第一天就跟着发小欧阳少恭去入了浩气盟,可令人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方兰生被击杀的喊话就在帮会频道刷成了诗。
“小兰,是谁打你?”
方兰生看着自己的花哥躺在离茶馆不远处的复活点暗自感叹倒霉。忽然就收到了发小少恭的密聊。“没事啦,少恭。啊哈哈哈是我不小心。”
然后就立即收到了欧阳少恭的组队请求。方兰生摸了摸头发,虽然少恭是自己的发小担心自己是应该的,可是这个帮会是少恭一手发展起来的,有点不好意思麻烦少恭。虽是这么想着,还是点了同意。
“你不小心?你不小心好端端天墉城的人会打你?来,上yy说说怎么回事情。”
方兰生想起来这件事情就尴尬,看看那个站在自己尸体上的白衣道长和明晃晃的红字就头疼。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方兰生速度上了yy进了频道,就听到自己发小开麦点名自己,“小兰,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其实我也不太懂。”方兰生是真的懵逼。作为刚满级的小号,本来应该勤勤恳恳的做着日常,没错,这一天,方兰生就是这么在阴山大草原的茶馆里勤勤恳恳的干着茶馆小二给的任务,然后打小怪的时候忽然群到了旁边的红名丐帮。
这怎么得了?
小小花间你竟然还敢在茶馆搞事情?
红名丐帮对着方兰生就是一套龙跃龙战亢龙。
方兰生对着丐帮太阴后跳往身上挂了个毫针就带着残血在茶馆里奔跑。卧槽这恶人谷的人的气性都这么大吗?
按套路来说看到红名打人这个时候一定会有pvp热血份子出头对着红名就是一顿暴揍。没错,也的确有人出头了,是个道长,生太极插在方兰生脚下,对着丐帮就是一顿暴揍。等红名躺在地上无奈的4营地的时候方兰生正在密聊里打字打算谢谢这个道长。
没想到这个道长焦点了自己几秒,方兰生就看到头顶的系统提示——韩云溪对你开启了仇杀。
5
4
3
2
1
???????????????
wtf!
这又是什么发展?
这个纯阳莫不是有病?
然后方兰生就躺在了复活点里。
方兰生不服了:“你干嘛仇杀我?”
道长:“蓬莱。不顺眼。”
?????
方兰生大写的懵逼。同样是浩气帮会。有什么顺眼不顺眼的。
“你是不是……有病?”
“……你骂人?”
wtf明明是你先打人的好不好。
……
于是我们的方兰生少侠就在复活点里起不来了。
“……看来是天墉城的人故意挑事情。”
听完方兰生越讲越激动的故事,欧阳少恭沉默了会儿,然后才开口,“千殇,我们要是不帮小兰出气,就显得我们蓬莱没用了。”
“啊?不就是打人嘛。把那小子叫过来商量呗看他道不道歉。”
“小兰,你觉得呢?”
“帮主,我想说一句。讲道理我们跟那个天墉城打了那么久,也不差这一次两次,你看那个韩云溪会像是道歉的货?说不定就是直接一个帮战。”帮众A不满的开麦。
“就是就是。这赛季他抢了我们的据点老子看他们老早不爽了。”
“诶诶诶……???不用不用帮战啊,多大点事情,我觉得老酒鬼说的对。”听着话题越来越偏激方兰生赶紧出面赶紧开麦阻止。
“小兰说的也对,先试试能不能协调。毕竟这几天阵营打的也有点辛苦,再内战是不太好。”
“就是就是……啊哈哈哈。”方兰生坐在自己电脑面前长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决定打起来。虽然被一个傻逼打了,但是本少爷大人有大量,怎么会跟傻逼计较呢?
正想着,就给这个叫韩云溪的道长挂了个悬赏。

记录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苏兰。跟基三网游有关。兰生是刚入坑的小新人奶花。屠苏是帮会犀利一把手道长,另外有个喵哥小号。
另外两人在现实中其实是同学但是互相都不知道。
蓬莱国和天墉城是敌对帮会。蓬莱国是恶人谷驻守凛风堡据点帮会,帮主是一个叫太子长琴的琴爹。天墉城是浩气盟驻守武王城据点帮会,帮主是个叫紫胤真人的道长。两大帮会因为阵营撕逼和一些私人恩怨敌对得特别厉害。动不动就是帮战。
这天,蓬莱国小萌新方兰生小心翼翼的操作着自己刚满级的离经花哥做日常,刚刚神行到车夫点,一个红名喵哥从天而降隐身缴械光明心把人爆死在黑戈壁。这之后的一个小时里方兰生被击杀的喊话在帮会频道里刷成了一首诗。
【“我有一米八”在黑戈壁被“百里屠喵”击杀。】
【“我有一米八”在龙门荒漠被“百里屠喵”击杀。】
【……】
方兰生纳闷了,看着自己的花哥躺在地上干脆也就不复活了,白字频道对着那个喵哥说:“你有完没完,我还要做日常,不是来躺尸陪你烧点卡的。”
对面的道长:“恩。”
方兰生气的想摔键盘。转头密了自己的发小欧阳少恭也就是这个帮会的帮主太子长琴--少恭救命啊我被一个红名收尸了。
“小兰,那人叫什么,什么帮会的?”
“百里屠喵。天墉城。”
欧阳少恭一听这还得了,这狗日的耗子竟然欺负他最疼的小兰。不墨迹下一秒就发了帮战过去。相约在黑戈壁。
而此时这边,方兰生还在继续和这个从天而降的喵哥炸毛。
先记录下。以后有空可以慢慢完善和填脑洞。